首 页

     目 录

      

 

 


苦难的意义

作者: 陈虹  发布时间:2023-09-04  查阅次数:95 次

  人生在世难免要经历苦难,生老病死是苦,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放不下也都是苦,在被苦难伴随的一生中,我们该如何面对苦难?是畏惧而试图逃避;还是去勇敢面对,这都取决于我们对苦难的认识,不同的认识会产生不同的态度,而不同的态度又会带来不同的体验以及新的生命意识的开启。

  在逃避者眼中,苦难是可怕的,会带来肉体的痛苦,更是对精神的折磨,没有苦难的人生才值得过,否则生活便毫无意义。于是,他们的人生目标就变成了对苦难的防御,防御失败、防御分离、防御丧失、防御衰老与死亡,这样的人生必定充满焦虑不安,因为苦难几乎是防不胜防,它就仿佛是镶嵌在生命里,我们越是害怕它的出现,它就越是牵动我们的注意力,让我们越加紧张,当紧张内耗掉所有的精力,人就会更加无助,甚至抑郁。

  所以,逃避的态度对于苦难其实是一种负面的强化,这不仅不能消除苦难,反而使苦难更加深刻地影响我们的生活,而且是比苦难本身更痛苦的影响。

在面对者的眼中,苦难有着完全不同的含义,这些意义是选择面对的过程中自然呈现的。

  首先,苦难让面对者意识到生命的有限性。如果没有苦难,我们可能永远都活在理想化的全能状态,不知道自己是那么渺小、脆弱。但当幼小的生命经历被抛弃,体验到必须依靠他人的照顾才能生存时,当身处天灾人祸的困境中,感受到阳光、空气和食物的重要性时,我们就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有限,不得不调节那些关于“我”的自以为是的幻觉。

  对有限性的意识能够有助于破除自我中心,获得谦卑的品质。谦卑是对自大的修正,是在情感上去承认自己的有限,承认环境和他者不是为自己而生的存在,而是独立于自己之外的存在,所以自己不仅需要谦逊地去获取知识和能力,而且也需要尊重环境和他者,如同尊重自己一样。

  有一颗谦卑的心才可能去感受恩典。当我们觉得拥有的一切都不是理所当然的,那么环境与他者的爱就显现出来了。因为自己原本是如此渺小脆弱,若不是有阳光空气,有他者的付出,根本就无法活着,所以活着本身只可能是源于爱,源于恩典。对恩典的意识是情感的开启,是可以感受爱的心理基础,当恩典可以源源不断的被意识,内心才可能被爱滋养。

  面对苦难不仅能够觉察恩典,也可以感同身受地对生命升起悲悯之心。当自我中心被放下,他者也就从服务于自己的存在变成和自己一样的生命存在,那些经历苦难所体会到的痛苦与无助,其他生命也同样会有体会,因为都是有限的存在,也都有自己的不容易。这种悲悯之心的开启是一个人可以共情他人、爱人如己的心理基础,从此生命才有了爱的情感能力。

以上是苦难对于情感发展的意义,如果没有面对苦难也就不会有感恩与悲悯,不会有一个充满爱的人间。从这个视角来看,面对苦难就是一场渡劫,度过劫难便是人性的升华。

  苦难的另一个意义是人类试图超越苦难的必然动力带来的,那便是创造与发展。

  超越并不是逃避,而是在面对基础上寻求能力的发展。比如为了超越病痛,发展出医学,为了超越距离的障碍和相思之苦,发明了各种交通设施和工具,电话、手机的发明更是让远隔千里的人们如同近在咫尺,科技进步带来物质的丰富和生活的便捷已经帮助我们超越了许多苦难,这便是创造的力量。

  然而尽管如此,人还是无法克服自己的有限性,还是有科技无法超越的苦难,生老病死、求不得、放不下之苦仍然存在,这是现实的痛苦,更是精神的折磨,所以人类必须在精神层面去超越它,这便是智慧的由来。

  智慧是一种具有超越性的精神境界,它不是简单的知识积累可以抵达,而是在觉察和理解苦难的基础上,去开启生命新的存在方式才可以抵达。如果说智慧有层次,那么这个层次也是依据其超越性的高低来划分的。

  首先我们需要超越肉体欲望得不到满足带来的痛苦。这种痛苦分肉体和心理两个方面,肉体的痛苦虽然客观存在,但不满足带来的心理痛苦会叠加在肉体痛苦之上,让求而不得的痛苦变得更加难以忍受。所以能够超越不满足带来的心理痛苦,就可以很大程度上减轻肉体的痛苦感。

  注意超越不是压抑,压抑的人仍然是在欲望满足上去感受活着的意义,只是由于得不到太痛苦,所以为了逃避痛苦才不允许自己意识到欲望。而超越是指生命存在方式的升华,比如在理性、意志或者道义上存在,不再依赖欲望满足来感受活着的意义,所以即使得不到满足会有肉体的痛苦,却不会在心理上去强化这种痛苦,从而达到对欲望挫败的心理超越。

  除了欲望受挫的痛苦,人还会面临评价之苦,沉溺于好坏对错的人同样会很痛苦,因此带来的自责、自恨比欲望得不到满足更令人难受。只在意志和道义上存在的人也容易遭受这样的痛苦,这就需要智慧来开启超越对错的存在方式。比如仁爱意识,就可能超越对错的束缚,因为爱具有包容性,可以接纳错误、宽恕罪恶,把人从排斥、怨恨和内疚中拯救出来,从而超越评价之苦。

  但活在爱中的人还是会有痛苦,它不是对欲望和对错的执着,却仍然无法逃脱对爱的执念,如果无法再爱,还是一种悲哀。智慧对这悲哀的超越便是进入一种无分别的生命状态,其中空性意识是进入这种状态的法门。在这种意识下,所有的人生体验都只是一种体验而已,不再有实质性的意义,所以也就没有了好坏的差异性。既然无差异也就没必要执着了,一切都可以顺其自然。

  顺其自然的境界就如同老子所说的“徳”,所谓厚德载物就道出了“徳”滋养万物的承载性,正因为没有了分别心,才摆脱了价值判断对人的束缚,生命才能够自然而然地生长,长出自己天然的禀赋来。如果说“徳”的境界还有痛苦的话,可能就是无知感吧,这也许说不上痛苦,但也可能会产生寻找真理的需求,即寻道的愿望。

  道心便是对“徳”之状态的超越,进入“道”的生命状态就是获得了天人合一的智慧,完全领悟了生命的真相,一切都变得如此清晰和圆满。

  从这个不断超越痛苦的生命历程来看,正在经历的痛苦也是一种提示,提示自己正处于哪一个生命状态,未来的成长方向在何方。所以,苦难这个无奈的存在并不是毫无意义的,相反,它其实是人类文明和智慧进步的台阶,没有对苦难的面对,也就没有生命生长的精彩。

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访客评论

暂无评论

 
发布评论 发布者姓名: 验证码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评论内容:

© 成都心灵之家心理咨询中心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2月